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书画 / 咨询 / 关于我们 / 新闻报道 / 新时代的高原画派

新时代的高原画派民族书画艺术网 / 2013-10-24

           西部高原,有着文化发祥的昆仑神山,有着养育中国的母亲河三江源头的圣水,是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摇篮。粗犷、豪迈而又雄风健劲的西高原,是镶嵌在中国西部版图上一颗璀灿的塞上明珠。千百年来,她在创造灿烂彩陶文化及浓郁地域风情的同时,也哺育了成长在这里的中国画坛脊梁------高原画派众多优秀的艺术家。千秋远去,新纪开元,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无不为西部高原写上重重的一笔。正因如此,西部高原也格外地受到古今文人墨客的青睐与注目。在这里,产生过无数名满神州的大诗人、大作家,也孕育出了众多闻名于国内外的艺术宗师、丹青巨匠

 

     西部高原是一块美丽而神奇的地方,是中国多民族生存的家园,它有连绵起伏的群山、广袤无垠的戈壁、雄健伟岸的大漠骆驼、粗狂奔放的高原牦牛,充满了沙漠与绿洲的对话,记载着历史和文化的深邃,其中三大宗教相传,四大文明交汇,历史遗迹众多,地域风格鲜明,是中外艺术家流连忘返的朝圣地,也是一座品味极高的艺术宝矿。西部的山水,有其粗犷豪迈、雄浑壮阔的气概,这是地理位置使然;西部的动植物,有其坚韧不拔、勇敢顽强的生命力,这是恶劣的生存环境使然。若想充分地表现这里的山水、动植物内在与外蕴之气质、神采,除了对其进行零距离的接触,深入细致的观察外,还必须要有一种独特的绘画表现技巧从心而转的独特艺术气质从古到今无数画家用自己的画笔描绘着这神秘、多彩、梦幻般的美景,自然形成了独具风格的西部高原画风。古代数千人的画师们在敦煌凿窟绘画,表现西域风情。近代张大千、吴作人、黄胄画出了西北风采,还有当代众多画家深入西部,已逐渐形成了以雪域山水、大漠山水、西北民族人物、丝绸之路、美丽的高原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和西部骆驼、牦牛等生灵为主的西部画风。这些功力深厚的人民艺术家聚集到一起自然形成来一个崭新的西部高原画派  在从全国范围来看,很多著名的画家都很看重西部题材,西部的自然景观、风土人情引起了全国画家的兴趣和广泛关注。黄河流域的文化源远流长,西部的土地哺育了西部人,也哺育了西部的画家。在表现西部题材方面,我们西部的画家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我们更应该发挥这种优势。

        明代是中国绘画的重要时期,在这个时期,出现了很多画派,一群画家就可以成为一个派;有的是在某一个地区形成的派,比如吴派浙派;还有的是某一个团体形成的派。有些派并不全是当时就这样叫的,是后人综合了前人的情况给命名的;有些派是画法相近就称为一派;有些是一群画家在一起就称为一派,比如院派。对于院派的名称,有的是以地名定的,有的是以画风而定的,还有以传统关系而定的。而对于院派,同一个画院的人也不一定就是一派,不在画院里的人若与院派的画风相近,也被归入院派。所以,在过去称派,往往是画风相近,或是在某一方面有共同之处,被后人相提并论的,就如二张、二高九友三才子等。在明代,画派就大约已有十多种了。解放后,社会基本稳定,经济有所发展,国画界出现了长安画派浙派岭南画派等。其中长安画派以赵望云、石鲁,何海霞为代表,他们的画大部分反映的是西部和关中的特色,由于他们在长安这个地方,所以称长安画派。之后东北出现了冰雪画派,画冰雪比较新颖,所以根据画的题材来命名了画派。另外,刘文西在西安专注画黄土地的特色和人物,就形成了黄土画派

         目前西部高原画风是大势所趋,全国其他地方有岭南画派金陵画派等,在西部除了黄土画派以外,作为西部的画家,要用我们的努力来形成西部画风、讴歌西部人民、表现西部土地。充分发掘西部题材,致力于表现西部的人文、生态、环境的特色,和全国的画家一起来展现西部风采!画风可以这样理解,它是一个派。西部高原画风也可以说是一种风格、一代画家的风气。近年好多报纸、杂志、新闻媒体也在沿用高原画派的称谓,这个称谓是附会我们实际的。最近我们倡导西部高原画风论坛是为了明确画派的含义,加深促进提高西部高原绘画风格。至于画派:画的内容、风格相似,可以称为一派;一个群体也可以称为一派;虽然不是一个群体,但其画法、画技相投的也可以称为一派。我们甘肃处在西部高原的最前沿,身处西部高原这一带的大前门,甘肃兰州无疑是一个大枢纽,我们在画作中展现出西部高原独具特色的风土人情,不愧于这个称谓。          

       西部的这些书画艺术大家们在这片热土上耕耘不辍多年来致力于西部高原绘画创作和探索创新,通过成立群众组织来扩展西部创作队伍,为开创西部绘画风格铺就了道路他们远离喧嚣的拍卖场,远离纷扰的大都会,埋头扎根西部,从这里攫取艺术养分,又将这片热爱的土地描绘的更为绚烂,他们是一群可爱又可敬的艺术家。他们的努力为更多的人带来的眼前一亮的精美佳作,让我们也走进了,了解了那片神秘的土地。

       西部高原的生态环境很差、民族众多,多民族同胞在艰苦的生态环境下顽强的生活,无不产生一种顽强的精神,这是一种西部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顽强精神,而这种西部人的精神可以代表中国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民族性格。高原画派知名画家高原驼圣杨志印先生就以擅长的骆驼形象表达了西部风貌中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人文品德,这也可以说是代表着西部人的精神。杨先生除了画骆驼,还画胡杨、骆驼草。胡杨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骆驼草在极度缺水的条件下都能生存,它们都代表着顽强的西部精神。杨老通过长期的探索、试验和创新,能够完美地表达西部高原精神实质的以上两种绘画技巧与方法。也正是由于这两种技巧与方法,不仅成就了一代驼圣辉煌的艺术人生,同时也竖起了高原画派这面耀眼的大旗。

      “高原画派拓荒者”著名画家马西光先生更是一位勇于探索、善于创新的艺术家,在青海高原度过的几十个春秋,他一直在致力于对中国画传统艺术研究的同时,善于在现实中摸索美的意境。他以独特的艺术语言创作的高原人物画,具有西部的风土人情、生活节奏、气质力度,蕴含着高原粗犷、奔放的激情,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和赞美。马西光在上世纪80年代的人物肖像画中,写实主义的表现语言仍然显示了远未穷尽的活力。完成于1985年的《河源汉子》和《果洛老人》,都是此类型的作品中有代表性的例证。在几十年绘画实践中,马西光先生选择了笔墨与肌理效果相结合的方法描绘人物,他利用宣纸洇渗的特性,把两张纸叠在一起落墨,揭开后留下洇渗的透印效果进行创作,这种墨拓技法以往单用于山水画的创作,马西光将他移植到人物画中并获得了特殊的肌理效果,拓展了传统笔墨的表现手法,突出了高原的苍茫与粗犷、坚毅和厚重,也因此形成了他独特的绘画风格。西北高原特有的人情风物,彩陶故乡深厚的文化传统,培育了他的艺术。他把艺术的根须扎在这块土地的深层,他从大西北广阔的生活和地域纹脉中吸取乳汁,形成了个人特有的精神内涵和独具的艺术风貌。他的艺术具有强烈的地方色彩、浓郁的边塞诗风、意味深长的东方文化情韵,这形成了其艺术的基本审美特质和独特性。马西光的画富有音乐感。音乐是时间艺术,这种说法言之有理,因为它表述了音乐的时间性特征。但也并不绝对,因为音乐还有空间性。在音乐的多种节奏的交错、幽远、寥廓的音域中,又使音乐具有明显的空间感。缺乏空间感的音乐是不美的。哲学上的时空统一论早已说明了这个问题。所以他的高原画作也被成为“飘渺于边塞的音韵”

      雪域高原的画者著名国画家李忠盛先生,以雄浑的笔墨,激扬的热情。谱写着这央央昆仑的大美情怀。第一次深入到昆仑山,久久的震撼让李忠盛先生不能忘怀,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莫名的冲动。李忠盛先生以昆仑大山为题材,创作了数量不小的、不同表现手法的昆仑系列山水画作品。有吸收藏传佛教和青海民间艺术的特色作品,用色浓烈,既强调了色墨相融,又相互之间不排斥,打破固有的方法,追求大的色彩对比,饱满而又凝重,富涵青藏高原原生态的意蕴。有吸收现代构成的作品,强调张力和雄阔,用原色如大红、黄、土黄、朱砂、酞青蓝、石青、石绿等,泼墨融入其中互为对比,表现大山在强烈的高原阳光下所形成的一种独特韵味。有吸收以传统水墨为根基创作的作品,将传统笔墨形式在这里强化、重复、放大、提炼与完善,虽然看似有传统的笔墨,但笔墨语言已不再是四王那种残山剩水,而是表现出昆仑大山的壮美、大美,打破千年文人画的格式规范和笔墨情绪,上溯至汉唐气象,构建具有强大气势、充满阳刚之气的新的艺术风格。高原画者李忠盛先生是一个具有艺术个性的画者在他看来一幅作品是至关重要的灵魂,选择了莽莽昆仑,也就是选择了它的性格,充分调动自己与众不同的、与昆仑相合拍的心境,张扬起来,让昆仑大山如音乐的旋律舞动,在李忠盛先生的笔下升华。李忠盛先生愿为这雪域净土,为这永存不灭的精神家园而奋斗不息,无愧于这雪域高原,无愧于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这就是一个画家始终应该弘扬的人文精神。

 

      近年来师承于马西光,李本符的著名画家乔文良更是佳作频出。使人过目不忘。无论是创作题材还是表现手法,既能体现深厚的传统底蕴,又能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和美好的艺术享受。色墨相彰,气韵生动。表现内容以青藏高原的山川风貌和风土人情为主,表现大美青海和人文情怀。《北国深秋雁南飞》《刺破青天》《天境》《冰封祁连》等一系列高原山水花鸟大作。都贯穿着他的审美理想。走向大自然,追求景美,人美,艺更美的主题。作品神采,气韵具有浓厚的时代气息,鲜明的民族特色和高原风貌,让观者沉浸在这样多彩的艺术风景中。恣意享受着高原的无限风光和别样人文情怀。以高原的美景,挥洒艺术的风韵。成就了一幅幅佳作,也让高原画派成为极为有生气的一支艺术力量。他还在不断精益求精,不断锤炼笔墨,不断深入高原。不断汲取高原带给他的艺术养料。向一个个艺术高峰攀登。艺无止境,这些高原画派的精英还将继续带来艺术的震撼。


     优秀的艺术家在这片高原热土上,尽情挥洒着艺术的热情。这片具有灵性的土壤哺育着这一颗颗拥有艺术理想的心。让这里成为新时代诞生别具风格高原画派的圣地。一个个熟悉的艺术家,一幅幅精美的艺术品。让高原画派在新时代画坛中成为喷薄力量。著名画家王利峰先生,让我过目不忘的《青海长云》的作者高曦峰先生,画坛耕耘不辍的蒲文寿先生以及高原画派著名女画家王攸丽女士,还有还有我已经无法一一叙述,感谢所有这些可亲可敬的艺术家为这片高原贡献的艺术。文化的繁盛是一个国家繁盛的表现。期待百家争鸣,艺术绽放的未来中国艺术。期待高原画派的领航者们带来更好的作品。让我们也可以通过感知艺术接受着高原的灵魂洗礼。


© 2005-2017 民族书画艺术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13006513号-1 四川.成都.双流
电话: 邮箱:2029562493@qq.com

您今天是第 2991 位访客

定制作品

立即登录

关闭